002 .

  之後我們都還是一如往常的,聊天談笑上課、只是,

  我不知道噩夢可以來的這麼快。當我看到下課時你身旁的人不在是我的時候,原本應該要沒什麼感覺的、但我還是失敗了。因為我的心正在隱隱作痛著。

  痛。

  「澈,放學一起回家吧?」那個女孩依然跟在他的身後,我在那女孩身上看到了彷彿天使般的單純與光彩、而我呢?只是一個跌斷翅膀的天使,也許下一秒就要跌落地獄了也不無可能。她很美、美的讓人嫉妒。烏黑亮麗的長髮和白淨的肌膚。不管是誰都會一見就喜歡吧。而我也是,一點都不做作。她。

  反而內心開始醜陋嫉妒的人:
  是
  我
  。

  「澈,等我。」我硬是要擠開他們,我承認這種方式真的不應該。但我實在不想看到屬於我的溫柔笑容不是對我而是對著其他女孩!想到這兒又不免有些心酸,原來我是個嫉妒心佔有慾那麼重的人呀。

  「可是我跟澈約好要去書店呢。」眨了眨那雙美麗的大眼,而澈的臉上是滿滿的歉意、並不是對她,而是對我。現在也只能算了、畢竟在這樣下去我什麼也得不到,我不想要讓澈以為我是那種人。但我後來想想、就算知道了,也無妨。

  「那我們先走了哦。」笑起來臉頰旁兩個淡淡地酒窩、倘若是男人看了誰都會看了失神,但我今天是女孩、這種笑在我眼裡是刺眼。

  那女孩叫小夏。
  喜歡夏天。

  回到家後只是慵懶的躺在床上,不停的思考著……我是哪裡不夠好嗎?還是黏澈黏的太緊了,他厭倦我了。我試圖讓自己別在想下去,因為心夠累了。在想下去可能會負荷不了、但卻徒勞無功。越不想去想腦中越是浮現那些問號。

  從窗口看對面的燈有沒有亮起來,這樣我就可以一問清楚為什麼了。還有他們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只是燈遲遲沒有亮起來,又或者說、我一直都沒看到街道上有誰走過。他更沒有。

  晚上八點了,我連晚飯都不想吃了。只是從陽台盯著窗外,站到腳都酸了。但我無感。有感覺的是心都冷了。冷的連痛的感覺都不知道。在街燈的照映下我看見兩個長長的影子從右方走過來,是兩個並不是一個。

  是他們。
  擁抱
  著
  。

  我不想在看下去,就直接的跑進房間連燈都關了。眼淚流不出來,我懷疑我早就沒了眼淚。在以前的話遇到這種事情眼淚一定淅哩嘩啦的,但今天沒有,一直都沒有淚。取代的是無比的心痛。這就是愛情嗎?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愛上他了。

  當我睜開眼的時候早就是早上了,陽光從窗口曬到我的臉上。刺眼的陽光讓我眼睛不禁瞇了起來。他今天還會在門口等我嗎?我只是坐在床上,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過去。到了該上學的時間我並沒聽到薰姊姊來叫我下樓。而我還是自己爬起身子去梳洗。

  我發現我笑不出來了。

  「小霧起床囉,澈在等你囉。」聽到薰姐姐這樣說著,我開始加快整理的動作。我只想趕快見到他,那個他,我愛的他。也許根本不屬於我的他。
  今天的他還是蹲在門口邊,刁了一根涼菸。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到他的身旁,「澈,早安。」擠出一點點的笑容。應該看不出來是假裝的吧、但澈這麼敏感的人想不發現也難吧,但無所謂。都無所謂了。

  「走吧。」一樣的笑容,只是好像少了一點點的溫柔,而且他話開始少了。我們今天沒有肩並肩的走著,是一前一後,但我根本不想走在他的身後。只是他的腳步好快,好想問他停下來等等我行不行?但我沒說。

  到了校門口的時候我看到的是小夏。好像在等人,然後我停下腳步。看見澈往她的身邊跑去。我該可悲嗎?他們可以直接約的,不必等我。我或許是多餘的吧,但多餘的根本是那女孩啊!她是中途才跑出來的。

  但我不知道我這想法到後來是錯得離譜。

  「小霧!」小夏和藹的從我這兒跑了過來,我壓抑住內心的不悅。還是撐起笑容說了聲早安,但內心根本恨死眼前的人了。我還真是虛偽呢,果然我還是比不上眼前的這位女孩。「走吧走吧上課了!」小夏逕自抓起我的手,很緊的那種。也許她知道我會甩掉。被她半拉半拖的方式走進了教室。

  為什麼澈的位置換到了小夏旁邊。
  為什麼?

  我收起悲傷的樣子,還是一樣很有精神的打起招呼。看著澈和小夏談笑風生,我不能多說什麼,感覺我是多餘的。不,也許一直以來我都是多餘的。

  想想小夏在校門口對我說的話:「妳一定認為我搶走澈吧?其實沒有,我跟他小學就認識了。」然後露出不做作且真誠的甜美笑容。我也只能苦笑,原來她比我還了解澈呀。

  一整天下來我都還是無精打采的,一直到放學。澈還是和小夏一起去書店。然後我真的亂了,到底我做錯了什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t霧散 的頭像
Mist霧散

Mist .

Mist霧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