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



  今天他們更晚回來,不是他們而是他。神情怪異的他,走回來並沒有直接走進家裡。而是朝我們家的方向走來,我穿起小外套從房間跑到了公寓大門口。「澈……」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霧,對不起……我……」欲言又止,根本不像原來的他。他到底怎麼了?有什麼話要說嗎?他吱吱嗚嗚的樣子只是讓我更加的緊張,一顆心七上八下的。連身子也開始顫抖了起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

  他這麼說著,我從來沒想過他會這麼說的。很像偶像劇小說會出現的話,如今在我身上上演了。

  「我沒法照顧妳又照顧小夏,後來我選擇了小夏。」我覺得傷人的是後者,我徹底的輸了,輸得很徹底。輸給了那個女孩、小夏。我從沒想過我會失敗到連我愛的人都要離開我。我想我這輩子就是得活得這麼卑微吧。我想我不該在奢望什麼幸福了。

  「這句話好傷……」顫抖著,眼淚卻沒有要冒出的跡象。我看眼淚早已流光了。後來我聽見你這麼說,「對不起。」我不要你的道歉,我不稀罕你的道歉,我只要你回來。

  我怎麼回到家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開始發抖著。內心充滿痛。我一直想著他最後的那句話:「小霧,請繼續笑著。妳的笑容很美。」笑個屁,我在也笑不出來了。都是你們害的!我恨死你們了。

  然後我在也沒看過小夏和澈了。我搬走了。學校也換了。
  我不想在看見他們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中


  換到了其他所也算不錯的高中,我把自己埋在書裡。以為這樣就能忘記痛苦。但才怪,根本不可能──僅僅幾個月的時間是能忘掉些什麼嗎?

  想走回新家的路途中,我遇見了她。小夏。我以為在也不會遇到了,但老天爺想跟我開玩笑,祂讓我逃不出因為他們的束縛。「小霧嗎……」小夏看到了我,先是確認。而我只是冷冷的開口:「有事嗎?」

  「不管妳是不是還討厭我!我只想說……」欲言又止這點她和澈非常像,我只是不屑的冷笑。「澈他,昨天去美國。」小夏紅著眼眶說著,聲音裡有止不住的顫抖,我看得出來是不捨。不捨得他離開。

  「嗯。」我只是淡淡地回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我沒聽完小夏說的話,我想那會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

  我還是過著我那個公式化的生活,我讓自己不停的忙碌。換的這所學校管的非常嚴謹,也讓我不得不好好用功起來。相對著忙起來也不會胡思亂想。

  但接連幾天我一直接到小夏的電話,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後存了她手機、她又從哪得到我的手機。我都不想管,因為我沒接,我不想接,我在逃避,我過的很好。我不想讓她知道,其實我還在為他們而痛苦,所以我軟弱。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我不在耳聞澈的事情,小夏似乎也放棄了。她也沒有在打來了。這也好,我可以放心了。至少我不用煩了……

  如果這麼平靜的生活能持續下去有多好?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號

  我接到了澈的電話,並不是從美國打來的。從台北。我居然接了,我也沒想到我會接了他的電話。我沒想到。『喂?』我壓抑心底的思念,你她媽我真的很想拋開自尊好好的跟他說句我──想你。

  很想。

  『最近好嗎?』頗為虛弱的聲音,但我把他歸類為剛起床。畢竟現在才早上而已。『多虧你,很好。』我的話語很酸,但我不想。只是很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也不管會不會傷害到他。我無所謂。

  『八月十三號,妳能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嗎?』我感覺的出來他小心翼翼的問著,我聽見了我這麼說,連我自己都很訝異我居然這麼說,我以為我會說好,但我卻說:『憑什麼?』電話那頭沉默不語,過了十多秒以後他才緩緩開口。『拜託妳好嗎?』後來我終究還是妥協了。

  夠卑微嗎?被傷害後還被要求這些事情,到底他們是受害人還是怎樣?到底憑什麼在我已經受夠傷以後還來要求我。我根本不想要,就算還是愛著。但我不願我的自尊被踩在腳底下。我真的受不了。也不想受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t霧散 的頭像
Mist霧散

Mist .

Mist霧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