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寂寞。

 

  看著新聞上播報著颱風、而窗外的大風大雨絲毫也沒有減弱的現象。打了個哈欠,至少我該慶幸今天情人節我不用在大街上看著情侶們卿卿我我。我只是在羨慕。

 

  但更正確來說是

  嫉

  妒

  。

  看著手機完全沒有任何聲響振動,大概都在臉書上和男/女朋友談情說愛吧,也對、不會有人為了一個單身的白癡而放棄跟自己男女朋友過屬於兩人情人節的機會。

  除了她。


  「莊雨瑄,請問妳不用陪妳家親親男友嗎?」轉過頭看著腳翹在我剛擦乾淨的桌上還邊吃零食(還看到有小屑屑掉在她潔白的衣服上和我可愛小沙發縫隙)的莊雨瑄。

 

  「吳桑心妳是在怕什麼?妳不怕我倒怕妳今天過完名字就改成曾桑心。」莊雨瑄又拿著我的名字開玩笑,不知道為什麼老媽要取名為『吳桑心』可能是怕我生出來後會有很多煩惱吧,可是就算這樣取我依然每天過著無聊、煩惱、白日夢偶爾還會小悲傷的平淡生活。真是他媽的有夠無趣,我的人生注定平淡。

 

  想到這裡我就笑出來,在嘲笑自己、也嘲笑愛情和狗屁倒灶的情人節。

 

  「妳這樣好可怕哦。」還是繼續吃著餅乾,眼睛根本連看我都沒看。莊雨瑄這麼說著。而我只是聳肩笑笑說著我對愛情的長篇大論。只是講到一半莊雨瑄就拿零食塞到我的嘴裡。

 

  「妳閉嘴,幾分鐘就好。」白了我一眼,莊雨瑄繼續看著眼前的兒童節目。之所以不看談話性節目是怕會有情人節相關話題所以她選擇跳過(怕刺激到我)我想是這樣沒錯,她總是這麼貼心到讓人想把她拖去廁所揍一頓。

 

  看著窗口噴進大量雨水,還拿出幾個小盆子和水桶出來接水,但不免有雨水漏在外面。突然又覺得好悲哀,我指我、甚至還需要一個有男友的朋友來陪伴我度過這一天。然後我想哭,但沒必要,我覺得這是人生必經路程、都已經過二十一年的單身情人節了我還怕屁!

 

  我對自己這麼說,像白癡一樣。

 

  「親愛的小桑桑,手機響了。」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手機已經響了很久,莊雨瑄手中的餅乾也吃完準備打開第二包,而餅乾袋裡的預備乾糧漸漸減少。

 

  「喂。」連誰打來都不想看,大概就是要來炫耀自己現在多甜蜜,對!常常接到這種白目人士打來的無聊電話,就是,常常這樣。「小桑桑──」噁心,太噁心。我想我知道這是誰打來的。「林佑閔你很無聊。」我對著電話翻白眼,這個動作很智障,翻完我自己也笑出來。

 

  「哈哈哈哈妳太傷我的心了,怎麼樣單身情人節過的如何?」然後我掛上電話,我不想理他。他總是在我傷口上灑鹽,他,白目的林佑閔。又娘又不會看別人臉色。自以為長的帥一點就可以這樣,要不是他真的交過女朋友不然我會以為他是零號GAY。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人,永遠帶著一條有藍色蕾絲邊的淺藍色小手帕。

 

  等兒童節目播完後,莊雨瑄說陪伴我的時間結束。接下來是她的親親男友。我望著她的背影,關上門的那一剎那我真的覺得我是一個人了。

 

  一個

  人

  。

 

  我沒有那麼浪漫,關上燈自己窩在沙發上。我沒這麼做,但我很想這麼做。結果我做的是打掃家裡,讓自己沒有休息的一刻,因為休息我會發呆然後亂想,我不想、那也不是適合我的行為。我受不了。

 

  後來我聽到門打開的聲音,我不記得我有給過任何人我家裡鑰匙。

 

  當我以為是小偷的時候我只聽到像滑倒的聲音,『啊──』在內心低喊了一聲,我忘了拖地的地板根本還沒乾。這樣正好,趁他跌倒的時候突襲!燈是亮地所以我越走越近的時候看到有個人倒在地上,是小娘砲。

 

  「喂,你死了哦!」我用腳踹踹地上的生物,「不要踹,我骨頭快裂了!」

他說,然後便用極緩慢的速度爬起身。但我還是補踹了他一腳然後帥氣的問他為什麼開的了我家大門。

 

  「自己外面鐵門沒關裡面的門也沒鎖我就進來了啊!看妳窗戶關緊緊的我怕妳想不開。」後來我揍了他的肚子一拳。哭喪著臉,用可憐兮兮的表情一直望著我。「很醜欸你知道嗎,別活像個怨婦而且我也沒欠你錢或拐走你老公,呃──女朋友。」然後我把剩下一些的乾糧整理好,拿出一包餅乾往他臉上砸。

 

  「嗚,這就是問題、分手了哇嗚嗚嗚嗚。」他開始大哭,我只能從廁所拿出一大包衛生紙就在他的眼前任他抽。「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她要劈腿。」抽抽噎噎的說著,還差那麼點聽不懂。但還是消化完了,我只是很淡漠的說:「可能你太娘了。」

 

  接著換我被踹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這麼白目的說,只是真的很煩。我不想在這種節日還安慰朋友被甩被劈腿。我沒那麼多耐心,我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在這種節日不提到這種話題,但他還是很該死的提了,而我就傻傻的面對了。

 

  「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他大喊著,我真的很想把一大包衛生紙塞在他嘴裡,或者把他嘴巴縫起來,不然就打掛他。「幹嘛啦!傷心就傷心不要叫我的名字!」任由他哭泣,我完全沒有要安慰他的意思。轉向談話性節目,果真幾乎都是談情人節,連廣告也是!

 

  「嗚……」越哭越小聲,我甚至懷疑他已經睡著了。但他只是一直望著我。「怎……」樣都還沒說出口,接下來的事情我想都不敢想像……

 

  為什麼我就這樣任他親著?他親的不是臉不是手不是額頭,而是嘴巴。甚至還有眼淚的鹹味,為什麼我到現在還能思考味道。

 

  「太過份了你!」至少理智還沒斷掉,我揍了他一頓,眼淚就掛在他的臉頰旁。一臉委屈。

 

  「我──」欲言又止,他想說些什麼,卻思考很久。後他來說了對不起,一句話害我哭了。而他只是輕輕擦去我的眼淚。我們都二十一歲了,一個失戀一個單身。我覺得還滿契合的,但又有哪裡奇怪。

 

 

  奇怪的地方不在於喜不喜歡或者他還愛不愛他前女友,而是我就這樣傻傻跟他上床了。後來,我說的是擦去眼淚後,我就躺在他懷裡,我很累。我想我不是喜歡眼前的男人,而是他的肩膀和依靠。

 

  上床後我窩在他懷裡,想了很久、我突然想到,「欸,你還在傷心嗎?」然後他搖頭,在我耳邊低語了幾句。聽了以後,我氣的拐了他一下。後來,我真的太累了,他這麼說著,林佑閔這麼說著,很溫柔的語氣在我耳邊跟我說:「我還在。」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但我還滿喜歡這種改變。

  至少情人節這天我不在是孤單的。

 

  不再,寂寞。

 

  『其實我很久以前就和女朋友分手了,而現在做的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愛妳。』

  他在我耳邊低聲說著,那句話。

2012/08/13 Mist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t霧散 的頭像
Mist霧散

Mist .

Mist霧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